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外汇

雷血战神第章血溅桫椤美食

2021-01-09

雷血战神 第58章 血溅桫椤

大雪下了整整七天,无名小界上白茫茫一片。

道破天将该交代的东西,全都对雷动交待好了,他立在白雪之间,等待着坐化之念的来临。

道破天坐化后,雷动便要按照他的排演,先完成一次升天之行,再乖乖回到东玄界去,从他那可怜的【碎丹境】开始,一步一个脚印,杀到天路这里来。

按照道破天所讲,这个小界属仙界管辖,已是天路范围内,他的排演,将会使雷动进入仙界的中心范围,所以雷动这一次升天之行,会遇到神仙。

仙界也有天,不过仙界的天由仙家守护,每层天相隔三千里,第一层为地仙界,第二层为天仙界,只要拿到了相关仙籍,还可以在那里面居住。

上午即将过尽时,道破天朝天伸了几个懒腰,随即眼睛一眨一眨地,似是瞌睡难忍。

是坐化之念已经来临了。

道破天笑了笑,然后将手一抛,身上道衣随着这一抛之势,竟是飞上天空,化作了漫天灰雾。

他赤身祼体,心无挂碍,有如来时模样。

他双手在胸前结出道印,左脚独立,右脚脚踝置于左脚膝盖上,随即往下一坐,盘腿入定。

随着他那一坐之势,千丈金光从他体内迸射而出,他的身体开始石化,逐渐与土地融为了一体。

地底传来隆隆回声,在那回声中,他的石头身体开始朝天空和四周蹿长。

本来不足两米的身高,奇迹般地蹿升到了一千米的高处,直接插入了青云霄汉,本来一diǎndiǎn面积的身体,也不停地横向扩张,很快就横跨数百里。

在快速的蹿高和扩张过程中,他的形态越来越模糊、越来越模糊,最终逐渐变成了绵延的大山。

哪里是他的头?哪里是他的脚?到此刻已经再也分辨不清。

雷动和身后的桫椤树,随着山的长势逐渐升高,雷动站在千米高山dǐng,十丈大树下,想要找到道破天的踪影,却只看见无边的青山。

站在这浩渺山巅上,雷动升起了一股莽莽之气:

“啊————————”

他朝着远处大叫出声,声音去而不返,仿佛已传出万里!

他的身体突然朝天浮起,那是道破天留在他体内的一股元力,在助他往地仙界层飞升,这起到的是四两拨千斤的效果。麻涌要利用好这一机遇和省市相关政策股元力,只是暂存在雷动体内,按照道破天的排演,这股元力到不了东玄星,便会彻底消失。

就在雷动飞升到不足千米处时,一道闪电突然划破苍穹,猛地轰炸在那棵十丈高大的桫椤树上。

顿时他身下小界,阴风阵阵,劫雷横行。

在那电光石火之中,新冒出头来的巨大山脉,拉出一个长长的阴影,那阴影晃动闪烁着,有如要脱离山体本身,但他是山体的影子,又如何脱离得出去?

“轰轰轰——”

又一连串的惊天雷响,一个接一个的巨大雷球落下九霄,竟是朝着那十丈高的桫椤树继续轰炸。

那原本已经长成大树的桫椤树,抵不住天空中的连番轰炸,整个树身从中炸散了开来。

説来也怪,这树本不该长出血来的,但被劈裂炸散开来时,树体之内,竟然迸溅出四五丈长的血帘,一条一条的血帘,就像是用盆在泼血一般地,落到了那被电光拉长的,山体的阴影之上。

那山体的阴影,随着桫椤树溅出的血的灌溉,开始变出了颜色。

“啊————————”

随着一声怪叫,那个山体的阴影,不知用了什么方法,竟然脱离了山体,往着旁边逃窜了开来!

正在雷动惊诧之时,脱离本体后的山的影子,突地朝着他猛地一探。

等到雷动反应过来时,那道探至空中数百丈长的黑影,竟是已经一口咬在了他的左边臂膀上。

雷动连忙取出庚金镰刀,朝着那黑影,就是一刀!

此刻的雷动,由于有道破天的元力,力量不知比平时大了多少,他这一刀斩下去,将那黑影,割断在了空中。

黑影被一刀割杀成两段,头部一段小的,竟是化作一个蛇鳞,缩进了雷动的臂膀内,但雷动此时根本没注意到。

下半截黑影的主体,则是如条件反射一般猛缩回地面,在那被切开的巨大切口中,冒出一团鲜血,正是从雷动膀子上吸走的血液。

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吸走了雷动的一口血,这黑影,果然是够邪恶够狠毒。

如果不是雷动此时有道破天元力护体,恐怕已遭不测。

雷动也不敢再去想这东西是什么,连忙朝上继续飞升,他甚至觉得,道破天为自己排演的升天之路,恐怕已被破坏掉了,这次能不能回东玄,都已变成了未知数。

不知不觉,雷动来到了一个凡人不能踏足的地方。

“啪!”

一束绿光从天而降,射向雷动的头dǐng。

雷动一惊,右手忙朝头dǐng上一架,他此刻力量强大,那束绿光,被他轻易就给挡回了半空中。

“是谁?”雷动喝问。

“是我,地仙界界官阿弥赞!野仙,你未获仙籍,无权踏入此界,快速速回去,以免触我天刑,遭那灭dǐ图完成任务了事。还有些乡镇拖欠务工费ng之灾!”天空之上传来一个神明的言语。

雷动心底一沉,难道道破天的排演,不是让自己简单地通过几次飞升,顺利离开仙界,回到东玄吗?怎么会半路上碰到拦路者,难道道破天的排演,真的被破坏了?

雷动也不知道,此时遇到的拦路者,在不在道破天的排演之内,他也不敢再往回走,他心想,如果此时不硬着头皮迎上去,恐怕会离道破天排演的升天之路,越来越远!

既然打定了主意,他便朝着头dǐng上方一声怒喝:“去你的,天是天的,地是地的,天上地下,怎变成你们的了?我想来就来,想去就去,地仙界怎么了,我就是要上去!”

雷动説罢,就往上冲。

“大胆!”

他的头dǐng上,奇云疾聚,本来万里的晴空,突然变得乌云密布。

“咣!”

一声巨响,一片绿色的神光,从乌云中降下,罩杀向雷动。

雷动只觉得全身恍如有神灵附体,竟是朝着那神光张开了口,随即在他惊愕的神色中,那神光不仅没伤到他,反而还被他一口吞入腹内。

“小家伙,你何来历!”隐身在头dǐng云层中的界官惊问。

这神光可是专门针对闯界者的镇界神光,平常的野仙小怪们,稍沾到一diǎn,便要神魂俱灭,雷动能口吞神光,界官如何不惊?

雷动心知是道破天的元力在作怪,心中胆气便提升了不少:“你管我是谁,快让开路,要不然我让你这界官,再没得当!”

“放肆!”云层之内传来怒吼,“天刑斩!”

斩字刚落,乌云之中,一柄斧刃超3米长的大斧,直斩向雷动头部,这斧呈金色,刃上泛着淡淡金光。

要在平时见到这种巨斧,雷动是恨不得多生两条腿快diǎn跑的,但此刻,他却是双手举起,朝着那大斧头一合……

道破天的元力好强大,雷动竟然在斧头即将劈到头dǐng时,双手合十将那巨斧夹住了!

斧头被夹住,再不能往下劈。

斧头激烈颤动,那是藏身在云层中的刑官,朝斧头注入仙力,只要雷动元力稍竭,斧头便会破空而下,将他劈成两边。

雷动体外元气溅散,从他脚底下,猛生出一朵绿色彩云,他有彩云做支diǎn,力量更盛,气势竟一diǎn不输给刑官。

刑官不能往下劈巨斧,便往回抽。

雷动借势将手朝天dǐng一推,随即一个冲跃,从那云层的破洞中冲到了上层。

“哥要赶路,谁追我谁就是狗!”雷动趁着界官阿弥赞斧头未稳,拔腿便往更高层的天空中飞逃,逃的时候,还没忘了损对方一把。

“想跑,没那么容易!”

到地仙界层后,界官的身形便显露了出来,他身穿金甲,手提金斧,因为雷动説了一句“谁追我谁就是狗”的话,这界官还愣了一下,等愣完再追时,雷动已飞出了好远。

雷动心里明白,道破天留下的元力有限,他可不能浪费在这里,所以他根本就不理阿弥赞,只是马力全开,朝着天仙界线全速疾逃。

在雷动这种全速疾逃的情况下,阿弥赞的速度,竟是也快不过他,就这样,两人一前一后,一逃一追,从三千里追到了四千里,从四千里又追到了五千里。

当阿弥赞追到五千里的高空时,天空中猛传出一声雷吟:“阿弥赞,你已跃过五层天,即将触及天仙界,发生了什么事情,让你擅离职守,升入其中?”

阿弥赞听了此语一愣,连忙收住身形朝天拱手道:“启禀主帅,卑职是因为在追赶一越界野仙,才追到了这里。”

天空中的雷吟再道:“追了两千里你都没追上,説明你已追不上了,六千里的天仙界,自然有人能拦住他!如果我没感应错,此刻正有一个弃影,在你辖区之下诞生。你已放走两个,如果再让弃影从你处飞升上界,这片天地便再也不能容你!”

阿弥赞瞪了越飞越高的雷动一眼,似是极不甘心,但此时的雷动,在他的视线中已经化为了一个小黑diǎn,他确实是已经追不上了。

“遵令!”阿弥赞拱手答一声,弃了雷动,折身朝三千里下的界线疾降。

那主帅説阿弥赞是两次失守,也就是説,这个倒霉的阿弥赞,除了雷动之外,竟然还放了什么东西进入了地仙界!

合肥妇科治疗医院
七台河哪医院治疗牛皮癣好
四川成都排名好的肝病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