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信托

零剑星之刻第八十六章亚丁丝佩拉之歌美食

2021-01-09

零剑星之刻 第八十六章 亚丁丝佩拉之歌

“艾希尔吗?”

“诶?你认识我吗?”艾希尔似乎没什么警觉性,丝毫没有意识到星寒的身份。

“哦,没事,以前有个朋友也叫艾希尔,但是没有你那么可爱呢。”星寒找了个理由敷衍过去,这个时候最好不要惊动她。

艾希尔再次看了看时间道:“啊,真的要走了,拜托你帮我照顾他们了,谢谢!”

星寒diǎn了diǎn头,但是却在极度的否认着面前这个女孩就是盗贼艾希尔的事实。毕竟同名的人很多,碰到一两个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看着艾希尔匆匆跑出教堂,心底升起一丝疑问,这个时间她到底要去什么地方?

“大哥哥是想知道艾希尔姐姐去哪了吗?”离星寒最近的男孩子突然问道。

星寒没有否认,只是迅速的靠近身体,示意男孩告诉自己。

“艾希尔姐姐没有经济来源,想养活我们几个的话有些困难,但是一直和一名叫奎安特的商人关系很好。奎安特和艾希尔姐姐好像有什么交易,每次艾希尔姐姐出去的时候,回来总会带着一些从奎安特那里赚到的食物,这样才能供给我们的生活来源。”

这男孩子看起来是他们之中最大的一个,相比较其他人也懂事一些。

“交易?你知道是关于哪方面的交易吗?”星寒紧追不舍的问道。

这时男孩子摇了摇头,看起来艾希尔对这件事的保密工作做得很好,除了告诉孩子们她和一个叫奎安特的人有交易之外什么都没有説。

“大哥哥,艾希尔姐姐是去偷东西哟~但是,求求你不要告诉别人……”男孩子旁边的女孩缓缓道。

“xiǎo爱?艾希尔姐姐不是説过不能用魔法去调查她吗?”男孩转头看着那个叫xiǎo爱的女孩,显然他并不知道艾希尔的身份。

“可是……最近家里的食物越来越少了,艾希尔姐姐出为稻米、面粉的5—10倍去的频率也越来越频繁了。再这样下去她的身体会受不了的,所以……”xiǎo爱説话的时候眼睛一直没有目标的看着别处。

“啊,大哥哥,xiǎo爱是先天性的弱视,没关系的。”男孩似乎看出了星寒的心事。

这孩子是魔法师吗?不愧是魔法国度赛玛利亚,连孤儿都是会魔法的魔法师。

因为要照顾这几个孤儿才到处偷窃禁器的吗?那么偷来的禁器应该都是拿到奎安特那里换成食物才对,为了供给孩子们的日常需要才一直重复着这件事……

见星寒许久没有説话,xiǎo爱有些着急:“大哥哥,你不会要去把这件事告诉女王大人吧?”

“嗯?额,不会,xiǎo爱放心吧。”星寒迅速回答道,原本自己也没有打算向温蒂丝透露太多的事情,怎么説也是自己接下了艾希尔的赌局。

“那,大哥哥会帮助艾希尔姐姐吗?她每天都要出去十几次,一定很累的。”xiǎo爱哀求道。

不知是什么触动了心底的一丝情感,星寒下意识的diǎn了下头。

“真的吗?!”xiǎo爱看起来相当兴奋,估计是因为自己答应了她帮助艾希尔。

大约一个多xiǎo时后,教堂的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有些紊乱,不过听起来应该是艾希尔的。

“砰!”

艾希尔的脸色很恐怖,似乎快要窒息的样子。

“艾希尔?怎么了?”星寒察觉到了不对劲,看着艾希尔紧按着胸口的右手,接着稳住她的身体。

艾希尔没有説话,星寒感觉得到,她的呼吸很杂乱。

等等!这股气息是什么?自己应该在什么地方见到过!果然是城堡下的水晶密室吗?!

“泰伯伦的自然之力,赐我驱除一切毒素的力量,治愈之约,签订!”

一道淡淡的绿光洒下,艾希尔的脸色略微有些好转,按着胸口的左手也放松下来,只不过一路上忍着这种疼痛让她耗费了很多体力。

“你是……”

“哦,我叫星寒,是一名魔法创造使,刚才发现你有中毒的迹象,所以用魔法帮了你一下。”星寒只是説出了自己的名字,光凭这个艾希尔是猜不到自己真正身份的。

“这样啊,谢谢你了~”艾希尔露出了一个可爱的笑容。

“诶?孩子们呢?”四下不见一个人影,艾希尔问道。

“他们出去玩了,我让他们在三diǎn之前回来。”

“哦。”

“那么,你可以告诉我,王城密室里那把黑色禁器的事情吗?”星寒关上房门后摊牌道,艾希尔没有多少体力,如果逃跑的话也来不及。

艾希尔明显受到了一阵惊吓,但是也的确没有什么可以逃跑的路线,自己的身体很虚弱,在这个魔法创造使的面前也不能做些什么。

“你都知道了啊……唔……是xiǎo爱告诉你的吗?”艾希尔坐在床上,等待着星寒的下文。

“嗯,她是个好孩子,很会为你着想。”

“为我着想的话就不要告诉你啊……为什么要用魔法调查我的身份啊,明明什么都不知道的比较好……”艾希尔的声音有些颤抖,眼眶里也有些液体在打转。

“艾希尔,你应该厌倦了吧?这种生活,整天以偷东西为生……”

艾希尔再次打断了星寒的话:“可是除了这样还有别的办法吗?”

“喂,世界上除了xiǎo偷还有很多行业可以做的啊。”星寒有些不理解艾希尔的想法。

“他可以限制我的职业,也就是説,我只能当xiǎo偷。”艾希尔的话语突然感到一丝忧伤。

“他?那个叫奎安特的家伙吗?”

“嗯,如果我去酒吧当服务生的话,他就会买通老板之后辞掉我。所有行业都会是这样,他的目的就是让我以盗贼的身份,帮他偷到更多的禁器。”

“切,真是个贱人啊。”星寒不禁地暗骂道,奎安特已经完全堵死了艾希尔所有的经济来6岁男童翻墙逃出幼儿园 1个小时后被母亲送回源,只有不断的偷取禁器才能获得少量的生活资源。

“可以告诉我关于那把黑色禁器的事情了吗?”

艾希尔顿了顿,道:“算了……反正对我也没有什么坏处。”

“那把禁器叫亚丁丝佩拉之歌,是禁属性极其高的禁器,似乎有着屠杀神位之禁。它可以通过接触其他禁器后,间接的吸取禁器主人的生命力,如果成功吸取的话,它的力量就会瞬间摧毁所接触的禁器。”

“亚丁丝佩拉之歌原来的主人并不清楚,但是现在应该已经死掉了,它凭借着自己的力量到处游荡,不知道什么原因落在了赛玛利亚,并且被温蒂丝女王发现。”

“那奎安特想要用亚丁丝佩拉干什么?”

“他想得到这把禁器后摧毁掉所有以前偷到的禁器,要知道,用禁器摧毁禁器,也只有亚丁丝佩拉可以做到了。”艾希尔从床头抱过一只枕头,她身上的衣服很少,这里的天气也算得上冷,毕竟现实世界也还是冬天。

“如果你输了呢?那个赌局。”星寒也是时候亮出自己的身份了。

“赌局?为什么你会知道?你到底是……”

“啊,没错,那天在密室替温蒂丝接下赌局的就是我。”

“嘻嘻~这样啊,怪不得你会知道那么多呢。”艾希尔似乎并没有生气自己骗她。

房间里沉默下来,星寒看了看艾希尔,她脸上的表情似乎有些担心的样子,不知道是为自己是否被抓而担心,还是为外面那些孩子而担心。

“艾希尔,你刚才説,所有被亚丁丝佩拉碰过的禁器主人都会死掉吧?”

“嗯,怎么了?”

“那也就是説……如果奎安特摧毁掉那些禁器的话,它们的主人也会丧命了?”

“额,恐怕是这样。”

艾希尔好像也刚刚反应过来,没想到自己正在帮助奎安特一起进行一件杀人案件。

“那是时候阻止他了,反正亚丁丝佩拉没有到他手上,失去威胁我们的资本后,他也掀不起什么风浪了。”星寒从魔法空间里掏出一件自己的外套,扔向床上的艾希尔。

“不抓我回去吗?”

“切,谁要抓你啊,我就算再想了结这次的事情,也要为那些孩子着想吧?”

“哦。”

“好了,我是时候回去了,掌握奎安特的动向后会通知你的。”星寒整理了一下领子,准备离开的样子。

“那个,星寒……”

“什么事?”

“如果我被抓走的话,能不能帮我把这些孩子送到孤儿院?我想他们应该会喜欢那里的。”

“都説了不会抓你啦,还有,孤儿院那种地方你以为他们真的喜欢吗?那里有的只是食物和住所,但是没有艾希尔。”

……

回到王城,一副兵荒马乱的样子让自己很是不适应,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迅速赶到温蒂丝的房间,连菲儿都已经离开了城堡来到了这里,一头雾水的星寒从房间窗户望去,似乎是德古拉城堡的方向,那里不断的传来黑烟。

“温蒂丝?那边发生什么了?”

“是奎安特,他用一百多把禁器的力量一举轰开了水晶密室……”

“什么?!那亚丁丝佩拉呢?”

“亚丁丝佩拉?”

“就是那把黑色禁器,该不会到他手上了吧?!”

“不太清楚,菲儿和她们能从里面逃出来已经很不容易了,我们根本没有注意那把禁器。”

“温蒂丝,我去找艾希尔,你们尽量拖住奎安特,萝丝不要出战。记住,千万不要用禁器和那家伙对抗,我马上就回来!”

上海治疗早泄费用
湖州哪家治疗男科医院好
来宾市治疗白癜风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