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证券

械医第四百三十九章被打搭配

2020-06-02

械医 第四百三十九章 被打

ps:

一更送上,还有两更,最近卡文卡的厉害,郁闷,求月票安慰!

苏弘文这刚走一天科里就出事了他也没心思在留在省城,这次来也有收获,不出意外的话山鹰医疗器械制造株式会社会在不久的将来姓苏,现在想这些还为时过早,要做的是赶紧解决科里的事。

于是苏弘文先把斐冉送了回去,听苏弘文要立刻赶回东莱市斐冉有些不舍,但却什么都没说,她是个聪明的女人,既然是聪明的女人就不会在男人有事要忙的时候添乱,于是斐冉很听话的回了她住的酒店。

苏弘文又给高怀远打了个说明情况后便驱车连夜赶回了东莱市,他到达医院的时候已经快凌晨两点了,去科里打了个招呼后便去病房看望受伤的医生、护士。

这次科里出的事不是因为什么医患纠纷而是因为沈松的儿子沈磊,沈松已经四十多岁了,他儿子沈磊十七岁,由于沈松跟妻子离婚比较早,孩子还是他带,他这麻醉师的工作忙起来甚至几天不着家,这样一来自然没人管沈磊。

受到了父母离婚的影响沈磊非常叛逆,而且沈松也不是个会管教孩子的父亲。他在麻醉科郁郁不得志,明明技术最好,但就是得不到提拔,看到以前比他晚来麻醉科的医生都爬到他头上来了沈松自然心情不好,在加上他老婆跟他离婚也是嫌弃沈松没本事,双重打击下沈松就染上了酒瘾,上班他到不喝,但一休息回家就开喝,喝醉了如果听到沈磊惹祸的事便对他非打即骂。

幸好沈松就算喝醉酒也不敢下死手打孩子,那毕竟是他亲生的。但沈磊本就叛逆不服管教,在外边惹的那些事有些也不能怪他,可沈松不管,上来不是打就是骂。这样一来沈磊是更叛逆了。到了后来长长不回家,整日跟在一群小混混后边在吧混。除非是实在没钱了才回家。

沈松不是个会跟孩子交流的人,看儿子整天这样瞎混他自然是急得不行,可管教的方式依旧不对还是打骂,一来二去父子两个人的关系是越来越差。

沈磊初中毕业也不想上学了。沈松自然不答应又打了儿子,他这当老子的知道儿子学习不行,更不乐意学习,但也不能就看着他在外边瞎混吧?真出点什么事怎么办?在一个等自己走了,他怎么在这世界上生活,于是沈松把沈磊送到了东莱市的一家技校中,希望他能学个一技之长。这样即使自己走了他也有个手艺能混口饭吃。

可现在的技校跟十几年前是大大不同了,上技校的孩子大多数都跟沈磊一样无心学习,就想着出去瞎混,没事就惹事生非。把他们送到这里,一大群沈磊这样的孩子聚集到一起自然事非少不了。

在加上学校疏于管理,学校里打架斗殴的事是相当多的,都是十七八岁的孩子,这年纪本就是最冲动的年龄,大家你看我不顺眼我还看你不顺眼那,他们解决矛盾的手段就是动手,谁的人多,谁能打谁就牛。

技校里的学生也是分派的,沈磊在这上学自然有他的小帮派,刚来那会沈磊就参与了好几次打群架事件,但幸好没闹大,也没把人打成重伤,学校把沈松找来训斥一顿,然后沈松就得跟孙子似的去跟被打孩子的家长赔礼道歉,还得在赔偿一笔钱。

为这事沈松也很是窝火,但他这当老子的为了儿子也必须去当孙子,事后也骂过沈松,甚至还打过他一次,可沈松的念头是你越不让我干什么,我就越干什么,逆反得不像话。

这之后又出了几次事,依旧是沈松给人当孙子在赔钱解决的,打了几次架沈松都是胜利的一方,这让他有点自信心膨胀,认为在学校里没人敢惹自己,他们这群孩子也大多有沈松这种心态。

这样一来沈松这群孩子在学校里是越发狂妄了,结果惹到了高年级的学生,双方谁也不服谁于是最终引发了一场将近一百人的群架,伤了不少学生,沈磊也是受伤的学生之一,但好在没有受重伤的。

出了这么大的事学校自然得把闹事双方学生家长找来,沈松自然又被学校给喊去了,另一边沈磊感觉自己被人打了丢了面子,咽不下这口气,这边学校跟家长们在开会商量怎么解决这件事,还有就是这些学生的教育问题。

另一边沈磊找了个棍子脑袋一热自己跑去打他那几个学生的宿舍跟他们大打出手,他就一个人虽然拎着棍子可也不是对方的对手,毕竟对方人多,在交手的时候沈磊也用棍子打破了一个学生的头,这可激怒了那叫陆金龙的学生,于是沈磊被按到地上好个打。

这次沈磊的伤重了,直接被打成脾挫伤外加肋骨骨折,沈磊被送到医院后沈松也赶了过去。

由于沈磊有脾脏钝挫伤,医院怕脾脏出现持发性破裂就把沈磊送到了普外科,肋骨骨折这伤到不是太重,肋骨没错位只要养上几个月也就行了。

沈松来到普外的病房看到儿子被打的鼻青脸肿的躺在床上自然心里很难受,那毕竟是他的亲生儿子,想骂他几句,可看他那样沈松也不忍心,只能叹了一口气问儿子想吃什如低于3%么,在这时候他都忘记沈磊现在是不能进食的,他还得观察一阵子,如果脾脏没事才能进食。

沈磊这会那有心思吃饭,只是摇头不语,看儿子这样沈松心里是一阵心如刀绞,最后只能无奈的坐在那陪着儿子。

沈松坐那琢磨着儿子的事怎么解决,他打了人,也被打了,这事可不小,希望学校不要把儿子给开除了。

正在沈松担心儿子会不会被学校开除的时候病房的门被踹开了,当先走进来的是个又高又壮留着个平头的男子,这人一看就不像是好人胳膊上有纹身,脖子上还挂着个大金链子,手里拎着皮带一脸的横肉。

这人是陆金龙的父亲,大名陆进财,诨号陆蛮子,陆蛮子打小就在社会上混,混到今天虽说没成一方大哥,但也有一定的势力,现在在一家大型洗浴中心当保安队长,用老百姓的话说就是看场子的。

陆蛮子这人别看年纪不小了,但依旧脾气暴躁,身上的江湖气不减反增,一言不合就会跟人大打出手,看到儿子陆金龙被打了,陆蛮子来了火,他外号就叫陆蛮子,既然叫蛮子自然是不讲理的,也不问是非对错,更不问自己儿子把沈磊打住院了,并且伤的还不轻,谁敢欺负他儿子就是欺负他,于是陆蛮子带着人就去了学校,问清楚沈磊被送到了市医院后就带人过来了。

沈松一看到陆蛮子四五个人进来立刻慌了,傻子都看得出来这些人来者不善,沈松护在儿子跟前道:“你们要干什么?”

陆蛮子看也不看沈松,身手一指他身后的沈磊对陆金龙道:“打你的那兔崽子是不是他?这种行为不值得“正式作出回应”。他补充说”

陆金龙脑袋上包着纱布,听到父亲的话先是得意的看了一眼沈磊,随即喊道:“就是他。”

<人家是按月记录p>陆蛮子冷笑一声几步走过去上去就给了沈松一皮带,这一下极重直接把沈松的脸抽出了一个大血口子,鲜红的血瞬间就把沈松的脸染红了,随即陆蛮子一脚把沈松踢倒在地手里挥舞着皮带玩命的抽了起来,一边抽一边骂:“草你妈的敢欺负我儿子,老子今天先教训你,然后在教训你那小崽子。”

陆蛮子这一动手他带来的人自然不闲着,有几个过来打沈松,陆金龙跟剩下的人则奔着沈磊去了。

沈松长期喝酒,身体本就糟蹋得不行了,就算他不喝酒也不可能是陆蛮子这些混混的对手,被按到地上打是必然的,可看到他们要打自己儿并作为主打商品;加大陈列面子,沈松也不知道那来的力气,突然从地上爬了起来一下扑到沈磊的身上,替儿子挡下了几皮带。

沈磊没想到父亲会这么护着自己,一下傻眼了,可没多久他脸上就挨了一下,陆蛮子这会伸手抓着沈松的头发把他往地上拽,嘴里骂个不停,沈松死命的抓着病床两边的扶手,嘴里喊道:“有什么冲我来,别打我儿子。”

他这么一说陆蛮子来了火气打得更重了,皮带专往沈松脸上抽,沈磊看到父亲被打得一脸的血,也急了挣扎着想跟他们拼命,可他肋骨断了,这一动立刻疼得五官都扭曲在一起。

病房里闹出这么大的动静自然惊动了外边的医生、护士,他们进来一看沈松被打得身上全是血,立刻就过去拉陆蛮子这几个人。

可谁想陆蛮子却动手就打过来拉架的医生护士,没多大会就把三名护士两名医生都打得爬不起来了,陆蛮子知道医院肯定报警了,仍下一狠话:“医生牛逼啊?打的就是你们,妈的,你们给我等着,这事不算完。”说完陆蛮子就带人走了。

连沈松算在内市医院伤了六个人,这事可不小,于是包君丽就通知了苏弘文。

福州牛皮癣专科医院
现代人处于亚健康的原因
河北白癜风专科医院
月经迟迟不来吃什么药
小儿肠痉挛腹痛有什么原因
秦皇岛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