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理财

随身带个侏罗纪第一百四十章何必当初一切安美食

2021-01-09

随身带个侏罗纪 第一百四十章 何必当初 一切安好

然后回到种菜的小山谷里,看着两人期盼的眼神说道:“都还不错。一号家里的两孩子都买了新衣昨天服,看不出来你找老婆还挺早的,你们家老大都该找老婆了吧!你老婆正在厨房作饭,估计还有肉,挺香的。二号你大哥家里正吃饭,原来你都是当叔的人了,我看你大哥的孙子都会跑了。两家都挺好的。”

两个人听到最后几个字之后,顿时就仿佛浑身被抽空了一样。从燕飞开始详细问两人家附近的地形情况,这两人就一直提着精神等着答案,如今终于听到了想要听到的消息,一时间百感交集,自是不必说的。

“对了。你老婆做着饭还在骂你,说你快过年的不回家,肯定是在外边找野女人了。”燕飞看着两人的模样,就把刚才在一号家里听到的一句话,也给他传达了过来。

一号顿时笑了起来,感情还挺丰富,一点都看不出来曾经拿着枪对着人砰砰砰乱打的狠辣。笑着笑着就有眼泪流出来:“这样也好,这样也好。她要这么想着,也挺好……”

二号着急了:“那个,老板,我大哥大嫂都没提我吗?”

燕飞看他那着急的样子,没好气地道:“我就在你们两家转了一圈,能听到他老婆骂他就不错了弄得全国人民跟二傻子似的。哪能刚好都听到他们说你。”

二号没心没肺地乐了:“不提更好,不提更好……”

也不知道他说的不提更好是个什么意思。

燕飞原本还怕这两人听到家里情况就凄凄惨惨戚戚的,此刻看这两人倒是挺看得开的,就有意多让他们放放心。说了一句:“你们在这里稍等会儿……”

话音未落,人就变成了昆虫不见了。

过了一会再出现,对两人道:“都出来看一眼吧!以后想看的机会也不多了,看完咱就走。”

说着提着两人就出了恐龙世界,来到了一个小山包上。

地上依然有积雪未消,山风凛冽,如刀割一般。

两个人在恐龙世界里都是薄衫一件,还破破烂烂的。此刻一出来,顿时打了个寒颤。

可已经顾不上怕冷了。

遥望着远处的那个小山村,两个人都是痴了。

粗豪不堪的二号在脸上使劲抹了一把,恨恨地骂道:“这家里的风,就是特么的冷!”

一号早就泪流满面了。

其实以普通人的视线,天气又有些阴暗,这里一片雾蒙蒙的,在这里真的看不到什么,只能勉强看到小村庄的轮廓。可是看两人那看个不够的样子,燕飞就刻意地让两人多看了一会儿。

二号倒是没心没肺的,望着自家大哥家的方向,仿佛是自言自语道:“也不知道我大嫂对我大哥好点没?她那嘴得理不饶人的,要不是她天天吵吵我不务正业,我也不会跑出来。其实我现在倒是不生她气,小时候爹妈死的早,要不是大哥他们俩,我说不定就饿死了……”

他嘟嘟囔囔的,平时也很少说这么多话,不过燕飞也懒得听。站在这里和两人一起,无聊地看着那山村到处升起的袅袅炊烟。

大概是真的有心有灵犀这种事儿,那个一号的老婆做好饭,出来喊两个儿子吃饭的时候,鬼使神差地,就朝着这边的小山包看过来。

山上影影绰绰的都是树,站了几个人,隔着这么远,她当然是什么都看不到的。偏偏她看了又看,还揉了揉眼接着看,直到两个儿子过来说了什么,她才重新进了厨房。

燕飞本来没打算和一号说刚才自己看到的这一幕的。却见一号仿佛亲眼看见了刚才那一幕一样,惨然一笑:“走吧!这女人一向就是疑神疑鬼的,天天怀疑我在外边找女人。我站这里看久了,估计她都能感觉出来……”

燕飞倒是有心说她已经感觉到了,可是想想,终究是没出声。

把两人重新放到小山谷,他就变化了座山雕,准备飞走了。

就在这时,那边一号家里的大门打开了。一号的老婆走出来,鬼鬼祟祟地朝四周看了看,然后朝着这边的小山包走了过来。

望山跑死马这句话不是瞎说的,虽说小山包能看到村落,可是隔着这么远,地上还有积雪,想走到小山包,可不是一时半会儿能走到的。

看着那女人装作若无其事地出了村子,走得远了些,就开始跌跌撞撞地朝着刚才三人停留的小山包跑。燕飞想了想,进了小山谷。

一号进来了还在发呆,燕飞想了想,又找了个纸笔出来,对他道:“你老婆朝咱们刚才站的那地方跑过来了,你有没有什么想给她说的话,给她写几句吧!”

一号一怔,顾不得接那纸笔,顿时骂了起来:“这臭婆娘,天寒地冻的,山里路又滑,她出来跑个什么劲儿……”

燕飞催促道:“有啥赶紧写写,给她留个信,最好让她别到处打听你最好。”

一号看燕飞不耐烦,生怕他会因为怕家里人打听自己消息而做些什么,诚惶诚恐道:“不会的不会的,她知道我干的不是正经行当,不敢乱打听的。”

燕飞不置可否地点点头。

一号拿着笔想了半天,颓然把笔放下道:“没啥可留的,臭婆娘是个死心眼,我就算说我在外边有了女人孩子,她也多半不会改嫁的,就让她留个念想吧!”

“那也行,那我就走了。”燕飞说着就出了恐龙世界,临出去难得发了句感慨。“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

是啊!当初这两人可是拿人命不当回事儿的,要不是拿着手枪把自己当靶子打,能落得这么个下场吗?当然,要是一开始这两人就不干那穷凶极恶的恶事儿,那就更没现在的事儿了。

准备飞走的时候,看那女人在山道上跌跌撞撞地跑着,估计是刚才自己在山谷的时候她自己摔跤了,身上还沾着点雪和黑乎乎的泥。

想了想,他落了下去,很文青地在雪地上写了四个字:一切安好!然后就飞走了。

希望这女人跑到这里的时候,那地上的雪还没化完,还能看到字吧!山路崎岖,又有雪有泥,估计爬上来得一阵子了。

济南医院哪家治疗白癜风好
西安早泄治疗费用
西安哪家医院男科医院好
标签
友情链接